文章 视听

LBA博士聊口琴:半音阶口琴快速Blues必听歌单

420 0 2021-04-18
未收藏

各位琴友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老朋友蓝调口琴网的线上老师LBA。前几期分别给朋友们推荐了半音阶口琴演奏的慢速、中速布鲁斯的歌单。这周我将继续给大家推荐我整理的一些含有半音阶口琴solo的快速布鲁斯曲目

点击获取获取歌单“半音阶口琴快速传统布鲁斯”

本歌单中包含了55首速度在150~260 bpm的快速blues曲目(Boogie和Fast Swing)。听众在听此类快速blues歌曲时会不由自主地想跟着节奏扭动起来(哈哈),歌词通常诙谐幽默,乐器的solo也非常富有激情。相比于slow blues来说受众更广一些,但是对技术和节奏感的要求也比较高。本歌单汇总了George Smith、Carey Bell、Rod Piazza、Mark Hummel、Kim Wilson、William Clarke、Dennis Gruenling(下文简称为DG)、Paul Lamb、Norton Buffalo、Flavio Guimaraes、Adrian Jimenez等十余位演奏家的作品,他们的风格迥异,供大家欣赏和学习

推荐的几个曲子:

(1)《Blown’ Like Hell》

这首曲子是西海岸布鲁斯演奏家William Clarke的一首原创作品。William Clarke是蓝调半音阶口琴祖师爷George Smith的弟子,1996年William的专辑《The Hard Way》获得了三项布鲁斯音乐最高奖项,遗憾的是,William由于酗酒和作息的不规律,在次年的巡演途中逝世,年仅45岁。《Blown' Like Hell》这首单曲,被Rod Piazza、DG等演奏家多次翻录。值得一提的是,DG本人就是William Clarke的铁杆粉丝(DG的长发+西装+墨镜+胡须的打扮就是在致敬William Clarke)

图片1.png

请大家分辨出谁是William Clarke,谁是DG

从口琴的技术角度分析一下《Blown' Like Hell》:这首曲子是C调转Db调,William使用的是Bb调半音阶口琴演奏的第三把位转第十把位这里需要插一句:个人认为“把位”这个概念并不严谨,容易让学习者在切换大小调时引起困惑。“把位”概念也不太适合半音阶口琴,但是这个名词由来已久,为了保持对大师的尊重,笔者就习惯性地这么叫了,大家知道有“把位”这回事儿就可以了。Bb调半音阶口琴演奏第三把位和第十把位就是C调和Db调,由于十把位全程使用按键,其实也可以看做是在演奏B调半音阶口琴的第三把位(因此十把位玩法和三把位是几乎一样的,不必担心)

《Blown' Like Hell》这首曲子的乐句特别工整,非常有William Clarke的个人特色(他吹布鲁斯口琴也是这样的)。William在演奏半音阶口琴的时候有个特点,他特别喜欢按键来强调布鲁斯音阶的降5音,比起Little Walter、Carey Bell等人全程使用Dorian音阶来即兴的方法来说,更加有“蓝”味儿,非常值得大家学习借鉴。《Blown' Like Hell》中,William Clarke做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玩法:在1'26''—1'53''处,乐队的节奏组将Boogie节奏型转变为Bob Didley Beat可以在音乐软件搜一下Bob Didley去听听看,杭天老师的《我们都是快乐的牛羊》也是这种节奏型,同时Wiliiam Clarke的半音阶口琴solo部分,无视和弦走向,重复使用了一个“4套3复合节奏”的乐句来制造张力,过渡到鼓手solo的部分(关于4套3复合节奏的有关内容,请查看张晓松老师《即兴的秘密》第二章)。大家现在明白为什么想要学习即兴先得多听音乐了吧?大师的歌曲就是最好的学习素材,里面包含非常多的信息,可不仅仅是技巧玩的多花哨(有点功底的口琴手,练上几周甚至几天,说实话也可以把这首曲子的solo完美照搬下来,但是大师的即兴的思路和逻辑性、与乐队配合手段,可是通过无数次总结、实践、听众反馈得到的)

巴西口琴手Flavio Guimaraes也对这首曲子进行了改编,大家可以也听一下歌单中的《Missing Mr. Clarke》,对比一下两首曲子。其实《Missing Mr. Clarke》就是把《Blown' Like Hell》主题部分的布鲁斯音阶下行改成了上行,一个非常简单的手段就可以让两个曲子听起来很像但又不完全一样,这个思路对我们即兴也是很有帮助的。

当然,大家千万不要忘了举一反三的重要性,金庸在《笑傲江湖》中写了一个桥段,风清扬见令狐冲输给田伯光,骂道:“蠢材,金玉满堂这一招难道非得用剑才能使出来吗?用手指也可以啊!”。如果大家同时玩十孔口琴和半音阶口琴的话,那很容易发现:十孔口琴的中音区音阶排列和半音阶口琴是一模一样的,所以…谁说半音阶口琴的句子只能在半音阶口琴上用?在十孔口琴演奏三把位时,半音阶口琴玩传统布鲁斯的句子都是你的武器!!下面的视频是乌克兰口琴手Konstantin Kolesnichenko演奏的十孔口琴版Blown' Like Hell,乍一听还真以为他使用的是半音阶口琴呢…(笔者发现,专精传统布鲁斯的Rod Piazza、Kim Wilson、Paul Lamb、Mark Hummel等人,普遍都十分擅长半音阶口琴。而平常玩超吹的十孔口琴手,比如上文提到的KK,还有Howard、Carlos、Mariano、Jason Ricci等人,把十孔玩法开发的淋漓尽致,却不咋玩半音阶口琴。这个现象挺有趣的)

图片2.png

DG设计的William Clarke纪念款T恤衫,上面着“Not Soon Forgotten, 1951~1996”,表达对自己偶像的追思

(2)《Harp Throb》

Rod Piazza的一首快速Boogie作品,使用C调半音阶口琴的第三把位演奏D调布鲁斯(伴奏乐队是Jimmy Rogers乐队班底)。乐句也特别工整,和《Blown’ Like Hell》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Rod Piazza也具有一些个人特点:

1. Rod Piazza更喜欢使用16孔半音阶口琴的倍低音部分来做吸气和弦,用喉断技巧非常暴力地做出来,玩一些节奏变化。他管这种玩法叫做“bark”,顾名思义,是在模仿愤怒的狗叫声

2. Rod Piazza也特别喜欢使用吸气的滑音技巧,有点类似于吉他的无头滑音、无尾滑音。做法很简单,就是吸气从左到右或者从右到左“biu”地一声来迅速滑动。很简单,但实际上是在分解Dm6和弦。这一招非常有力道,听起来让人大呼过瘾。像Little Walter是很少这么干的,而Rod Piazza特喜欢滑音

3. Rod Piazza玩boogie的时候经常会换不同的音区,并通过改变演奏的动态来带动听众的听觉感受。比如《Harp Throb》的2:00~2:30处,Rod的solo集中在高音区来制造张力,结束solo并回归主题的时候让听众刹那间有一种“松了一口气”的感觉。其实我们听曲子就是得多关注一下这些细节,Rod也没用什么特别炫酷的技巧,仅仅是换了一个音区暴力吹根音而已,BUT, IT WORKS!!!!

歌单中也收录了Arthur Moore的原声口琴版《Harp Throb》

(3)《Double Cross》

我建议大家听之前先看一下这张专辑的封面…是的,你没看错,Carey Bell面露慈祥笑容的表情包就是从这儿来的。这首曲子使用C调半音阶口琴三把位演奏D调blues,速度高达260 bpm,Carey Bell大师吹的旋律虽然没有当代口琴手这么花哨,但是他从节奏出发来构建solo,朴实无华,也是非常值得学习的

图片3.png

Carey Bell慈祥的微笑

(4)《The Rev》

由于个人偏爱,其实DG的每一首曲子我都很喜欢,他是我最崇拜的布鲁斯口琴手。DG早期参加Jump Time乐队,录制了两张专辑,里面有很多用半音阶口琴玩快速的Swing Blues,我只能说:太完美了。DG受到William Clarke和Rod Piazza的影响,音色非常正,而且专辑中也融入了很多jazz、rock的元素,他是一位同时驾驭传统blues和现代blues的演奏家。歌单里的《Ropin' It》、《Lion's Den》、《Rock' With The Rev》、《Boiling Point》我都特别推荐

分析一下DG吧:DG其实可以完美模仿出Little Walter、George Smith、William ClarkeRod Piazza在演奏半音阶口琴的特点。别的就不说了,就两个字:强悍!我认为他是当之无愧的蓝调半音阶口琴大神。DG已经完全摸透了这个领域的玩法,他非常清楚自己需要做什么,他可以很容易地来改变自己的演奏习惯

比如,在致敬Little Walter的两张芝加哥布鲁斯风格专辑《Up All Night》《I Just Keep Lovin' Him》中,说实话要不是因为DG录音音质好而Littler Walter的早期录音音质差,我用耳朵很难分辨出来DG和Little Walter在演奏半音阶口琴时的区别(比如下面要说的《Teenage Beat》),拿半音阶口琴来说,他的舌堵六度和舌摆基本就是在还原Little Walter的演奏习惯,而且为了模仿Little Walter,这两张专辑中DG刻意减少了按键的使用。而在偏Swing和Jazz Blues风格的《Jump Time》专辑中,DG虽然依旧以电声+全舌堵的传统玩法为主,但有时候会冷不丁蹦出来两句爵士乐的模进乐句、玩玩增四度的音程之类的,真心让人眼前一亮(DG年轻的时候练过爵士萨克斯)。在近几年DG和Doug Deming合作的Rock blues风格的《Ready Or Not》《Rockin' All Day》专辑中,DG又有了一些别出心裁的东西,比如他炉火纯青的舌堵双孔压音上滑(布鲁斯口琴的常用招式,但半音阶口琴由于膜片的存在,做这招稍不注意就会啸叫,一看就知道DG是下了大功夫的),半音阶口琴的按键也秀到飞起。再比如在《The Rev》中的00'25'—00'50'',DG在IV级转换到I级时多次强调还原3音,让乐句游离在大小调之间。据我所知,半音阶口琴在演奏传统布鲁斯时,几乎没有人这么做

图片4.png

左→右,Dennis Gruenling,James Cotton,Kim Wilson

(5)《Teenage Beat》

Little Walter的一首Instrumental,单和弦的boogie,C调半音阶口琴演奏第三把位D调。其实在一个和弦里即兴反而是最难的,没有和弦转换作为“救命稻草”,只能来玩律动,十分考验基本功。这首曲子信息量很大,有大量的Little Walter标志性的舌堵六度和Flutter技巧(见口琴课蓝调口琴高级课程)。歌单中也收录了DG和Kim Wilson的两个版本

图片5.png

传统布鲁斯大神Kim Wilson


(6)《Boogie’n with George》

George Smith的一首曲目,和前面提到的几首不同的是,这首曲子是使用C调半音阶口琴演奏的第一把位C调(最初我一直以为是Bb调口琴演奏第三把位,直到有一天放慢速度听到了舌堵的和弦是大三和弦,而不是三把位的小三和弦)

说起George Smith,老爷子曾经说过,自己的偶像其实是半音阶口琴大师Larry Adler。而在1920~1950年代,如Larry Adler、Jerry Adler、Dany Kane、Alber Raisner等半音阶口琴大师经常会以口琴三重奏或Big band的形式演奏爵士乐,经常会附加几首12小节Boogie(blues),大多数是使用C调口琴来演奏的第一把位C调(以后我会专门开一期讲一讲他们的故事)。虽然这种玩儿法对于爵士口琴手而言并不是新鲜事儿,但是在传统布鲁斯领域却十分罕见。George Smith开创性地将两个领域融合,借鉴了一些Larry Adler的乐句,并用全舌堵+电声口琴演绎了出来。歌单中Mark Hummel《Humble Bug》Flavio Guimaraes《George's Boogie》就是在致敬George Smith吹的C调blues《Boogie’n with George》

顺便提一下Mark Hummel先生的《Humble Bug》,这首也是非常经典的一把位半音阶口琴blues曲目。整体来说,一把位比传统的三把位玩起来更“俏皮”一些,在降3音和降7音上大量做出按键颤音。而且,半音阶口琴演奏一把位(以C调举例),吹气是C7和弦的根音/3音/5音(也就是C/E/G),吸气并按键分别是根音/降3音/降5音/降7音(也就是C/bE/bG/bB,都在布鲁斯音阶内),因此可以做出很多快速乐句和舌堵的和弦效果,增加爆发力的同时也保证了solo的旋律性。《Humble Bug》中借鉴了很多《Boogie'n with George》的乐句,但也别出心裁地加入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

除了技巧之外,Mark Hummel在《Humble Bug》中也使用了几个小trick值得我们学习:

1. 不同于十孔口琴,半音阶口琴吹半音阶是不需要超吹的,可以借鉴很多经典的钢琴或者吉他乐句,比如00'59'—1'05''处连接I级和IV级和弦的半音趋近乐句(C B C bD D bE E F…),就是布鲁斯和爵士乐中非常常见的一句

2. Mark Hummel经常在I级和弦上强调E,而在IV级和弦上强调bE,E和bE相差小二度,但又分别是I级和弦的3音和IV级和弦的7音,使用这种‘3-7音连接’(有一个名词叫做Leading Note)的玩法可以强调出I级到IV级和弦转换的感觉。比如《Humble Bug》中00'29''—00'44''、1'29''—1'41''、2'11''—2'25''、4'37''—4'50''处的几个12小节,都用到了这个玩法

3. Mark也用了一个Blues中制造张力常见的一个手段,就是:在12小节结束时制造张力故意不做turnaround(回转句),把张力带到下一个12小节再解决。大家可以听一下《Humble Bug》中的1'20''—1'30''处。Mark通过不停的重复三连音,达到了制造张力并解决的目的

图片6.png

西海岸blues扛把子Mark Hummel先生

(7)《Shuffalo》

Norton Buffalo也是一位不走寻常路的大佬。和众多坚持使用三把位的传统布鲁斯大佬不同,Norton酷爱使用半音阶口琴的第二把位,而且solo中大量使用按键颤音。《Shuffalo》是使用C调半音阶口琴的二把位演奏的G调,双音、按键颤音和快速乐句十分有特色,听起来非常活泼俏皮。歌单中还有他的《Happy Go Lucky》,这首曲子是E调转C调(C调口琴明显做不到这么顺滑流畅,我听了至少20遍才发现他使用了A调半音阶口琴的第二把位和F调半音阶口琴的第二把位演奏的E和C调)。Norton Buffalo的风格小众但是好听,大家同样可以借鉴

图片7.png

Norton Buffalo & Roy Rogers

半音阶口琴演奏慢速、中速、快速传统blues的歌单三部曲,到这里就给大家分享完毕了。本期涉及到我的几位偶像,所以分析他们即兴的部分比较多,所以打字打着打着就收不住了,一不小心飚到了5000多字了。内容有点多,大家慢慢消化哈

听音乐的时候如果开始觉得听不懂,那就不要以口琴学习者的角度去听(“哎呀,这个曲子好难,哎呀,刚才这个音是什么?哎呀,这是几套几的节奏型?”)……我们更多的是以一个听众的角度去听,你听音乐听的开心了,其实做音乐的这些大师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,美国的布鲁斯酒吧里的听众有几个是会吹口琴的?听的开心了,听的多了,喜欢上Blues了,再找到喜欢的曲子带着思考来进行扒曲练习,事半功倍

最后,笔者也要分享一下自己用半音阶口琴演奏传统blues的视频,包括《Harpthrob》《Blown' Like Hell》《Humble Bug》《Count Chromatic》《Blues in The Dark》这几首曲子。这些视频是我2020年夏天从香港返回内地时,在酒店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时练习和录制的。不过以自己现在的认知来看,其实吹的真的挺幼稚的,存在多方面的问题(节奏、音色、技巧、熟练度等等),扒谱扒的也不仔细,好多地方是自己随便即兴两句一带而过的。我也很想通过我的介绍,让更多的琴友了解这种玩法,“蓝调”半音阶口琴的玩法在国内虽然是小众中的小小众,但在国外传统布鲁斯口琴手的圈子里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玩法。告诉大家一个消息,这几首曲目的完整版曲谱和伴奏我已经全部整理好了(都是使用C调半音阶口琴演奏的),就看有没有人想学咯~


评论

还可以输入50个字